新葡萄京官网www5118807 新葡萄京官网 尤其要培养日本留学生清楚地了解历史问题,日本政府不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继续延续错误的历史观

尤其要培养日本留学生清楚地了解历史问题,日本政府不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继续延续错误的历史观

作者:周永生 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日本右翼分子3日再次非法进入我国钓鱼岛海域进行挑衅。在中日正就钓鱼岛争议问题加紧磋商谈判之际,日本政府又纵容右翼分子的挑衅行为,这不仅无益于解决问题,反而将导致本已严峻的局势更加复杂化。
近几个月来,日本连连作出挑衅中国之举。除上演“买岛闹剧”外,日本右翼分子更以“慰灵”“捕鱼”等借口数次强登钓鱼岛,一次又一次单方面挑起中日矛盾。而在此情况下,日本政府不但不予严惩,反而一再纵容和默许右翼的挑衅行为。人们不禁要问,日本右翼势力反复挑衅意欲何为?日本政府一再纵容,想把中日关系引向何方?
当前,中日之间政治、经济、外交和民间交流不同程度受阻。而这一切都源于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错误行径。纵观今年以来日本右翼分子数次非法登岛始末,日本政府无一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非法登岛者受到应有的处罚。
不仅如此,新任野田政府明里对华表姿态,暗里却继续实施对华强硬路线。这边厢选择具有对华友好形象的田中真纪子担任文部科学大臣,那边厢却让持强硬“鹰派”立场的前原诚司入阁。在田中真纪子承认“日本历史教育存在缺陷,呼吁将全面的历史事实告诉国民”之后,首相野田又忙不迭否认田中真纪子入阁与修复日中关系有关,撇清自己,再现对华强硬。
罔顾发动侵略战争给中国造成的巨大伤害,否认历史事实,多个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篡改历史教科书,一再纵容右翼挑衅行为,对华表态前后反复……在欧洲学者看来,日本的错误做法脱离事实真相,不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有损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德国中国问题专家罗尔夫·贝特霍尔德认为,这将损害日本的国际地位,降低其在国际社会的公信力。
当此之时,日本民众表达了对中日关系日趋紧张的担忧,发出了呼吁政府反省历史观的理性之声。继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等逾千名日本民众日前联名呼吁日本政府立即停止在钓鱼岛问题上制造“恶性循环”后,过半日本民众在媒体民调中表示,该问题的处理应以不影响经济为原则。
回顾历史,日本右翼势力曾经把国家引向军国主义道路和战争策源地,给亚洲国家和人民造成深重灾难。而今,日本政府不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继续延续错误的历史观,而且与右翼大唱双簧。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乃至整个世界,都应对此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历史不容翻案,历史不能否定,历史更不能被忘记。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伊始,日本政府应本着尊重历史和负责任的态度,认清形势,作出正确的政治决断,以实际行动纠正错误做法。像德国一样,在历史问题上深刻反省,诚恳道歉,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和认可。殊不知,挑衅只会加剧局势恶化,理性对待方乃解决问题之道。

历史是凝固的现实,现实是流淌的历史。高洪认为,,是为了能够吸取历史教训,共同创造新时期友好、合作、交流的未来。因为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也终将会成为历史。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14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博物馆将适时推出关于钓鱼岛史实的展览,以让更多的人知道钓鱼岛的历史渊源。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中存在这样一个怪圈:当两国关系良好时,台面上热烈友好、觥筹交错;台面下暗流涌动,虽被友好大局压制但并没有止息,而是在等待时机。一旦中日外交步入僵局,两国关系的友好层面会脆弱得似乎比纸还薄,甚至让人感觉毫无希望。何以至此?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日之间至今尚未真正清算历史问题、彻底解决领土问题,缺少建立平等互信、互助的利益共同体的基础,缺乏大量在正确历史观之下致力于推动友好事业的人群,在日本尤其如此。

中国社会研究院日本研究所所长高洪表示,

广大侨胞历来有爱国爱乡、报效桑梓的光荣传统,在关系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从来都是义无反顾、责无旁贷。我们严正声明:在维护祖国领土主权和中华民族大义面前,广大海内外侨胞坚决拥护和支持中国政府为捍卫国家尊严和领土完整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和正义行动,始终坚定地与全国人民一道,同心同德,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挑衅,坚决回击任何侵犯中国领土的行径。

  

一直以来,我们都很重视中日民间外交,这是正确的思路,但我们的民间外交主要集中在日本上层社会,围绕其政治、经济和文化名流人士方面做工作。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非常正确的策略,这些上流人士在推动中日关系发展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进入新时期以后,日本国内的社会情况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上流社会人士对日本社会的影响日益式微。在大众媒介日益发达的背景下,草根大众阶层的崛起成了日本社会的一大趋势,他们通过投票选举、互联网上发表言论、各种民意调查等渠道发挥对国家政治的影响。因此,日本的各个党派以及内阁都越来越倾向于吸引民众眼球,出台迎合他们、赚取支持率的政策。很难有政治家敢于为了国家的根本和长远利益,制定和实施违拗这种倾向的政策。

《东京新闻》作为日本的几大主流纸媒之一,能够倡导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是日本舆论的进步,应给予肯定。

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国政府强烈反对和一再严正交涉,宣布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南小岛和北小岛,实施所谓国有化。这是日方公然侵犯中国领土主权、伤害中国人民及广大侨胞感情、损害中日关系的严重政治事件,是对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理的严重践踏。中国侨联和广大海内外侨胞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因此,中日两国的长远利益必须要依靠普罗大众的建设性作用。中国对日民间外交也需由主要面对日本上层社会向针对日本普通民众为主、公共外交的方向转移。但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公共外交很容易遭受各种各样的限制。例如,对于中国政府和社会关于钓鱼岛的历史和法理根据,日本民众几乎无人知晓,他们知道的只是日本政府和日本右派学者宣传的那些“理据”,所以几乎都比较一致地认可日本政府的官方说法。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政府就会自恃民意而继续同中国对抗,两国关系将难有宁日。

《东京新闻》的这篇报道采访了中日两国学者,认为日本社会应正视历史,就确实存在屠杀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40年来,两国关系在各领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造福了两国人民,为亚洲及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做出了积极贡献。这是两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凝聚着两国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和巨大心血,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和呵护。中日友好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任何力量也不可阻挡的。中日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中国人民爱好和平,但绝不会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我们希望日方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撤回在钓鱼岛问题上做出的错误决定,用实际行动推动两国关系回到正常发展轨道上来。

  

要解决中日关系的怪圈,根本的方法恐怕是教育!我们要设法通过招募日本留学生培养日本的青年一代,让他们了解中日关系的深厚历史,尤其要培养日本留学生清楚地了解历史问题,认清历史上日本发动野蛮侵略战争和残酷殖民统治的罪责;清楚地告诉他们钓鱼岛争端问题的来龙去脉、法理原则的适用和日本政府与右派学者主张的错误性等,从而真正培养一大批具有正确的历史观而不是仅仅为了眼前利益才推动中日友好的日本青年一代。

中国一方面需要支持学者研究相关历史问题,来弥补史料的不足,尤其是针对那些被日本右翼势力所否定的历史。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合作促进中日两国间的交流,在交流中促进和解。

钓鱼岛问题的出现,追根溯源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对外扩张。井晓光说,现在每年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都接待参观者近百万人次,已经成为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理应增加钓鱼岛史实展览内容,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向人们展示这段历史,戳穿日本政府毫无道理的说辞。

  
实际上,在政治主导和控制下的学术研究,即使有学术的形式,也很难具备学术的独立品格和问题意识,因为任何学术层面上的研究和思考,都必须秉承“政治正确”的原则方针。因此,试图通过一次历史共同研究完成三大任务:有助于中日关系的发展进步,有助于历史问题的正真解决,有助于两国国民感情的改善,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也是没有做到的。中日共同历史研究之后中日关系进一步紧张的局势发展,中日两国国民感情恶化的舆论调查数据,都足以证明,给学术研究赋予超越其本身功能的政治任务,或夸大其研究成果的社会效应,都无助于历史研究自身的科学发展和学术进步。

要做到这一点,不仅要反对国内一些示威游行中盲目呼喊“日本人滚出去”的过激口号,还要设法吸引一些日本青少年到中国来学习。我国支援来华留学生的经费,除了继续向发展中国家倾斜以外,也要适当向日本留学生倾斜。大学等社会教育机构也可以对日本留学生适当减免学费,设法吸引他们到中国留学,为他们开设专门的历史课程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课程,以便在涉及到中日两国矛盾问题上,培养他们正确的价值观和历史观,为新世纪的中日友好造就大批量的青年接班人,逐渐改变目前日本社会中对中国认识的片面和偏见。▲

对此,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日本学者能用一个历史的、宏大的视角,从过去日本侵略战争给中国造成的灾难和应付的责任,来反省今天的日本社会,尤其强调日本青年一代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一种正面、正确信息的传递。

据新华社北京9月14日电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日友好协会声明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方的多次严正交涉,对我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施所谓国有化,这是对我国神圣领土的悍然侵犯,严重损坏了两国关系,严重伤害了13亿中国人民的感情。对此,我们表示强烈愤慨和反对,对其给两国关系以及两国人民友好感情造成的恶劣影响深表忧虑。

   作为一个问题意识或研究范畴,
中日历史问题大体上包括三个方面:历史事实、历史认识、历史观。对于历史事件,明确其事实,考证其真相,还原其本来面目,属于历史学的学术研究范畴。而历史认识,则属于如何评价和认知历史事实,涉及到对历史事件性质和历史人物作用的价值判断。至于历史观,是从更为宏观的历史视野、更为长远的历史维度、更为广大的历史空间,形成对于国家、民族、世界、人类的发展史的哲学观念。在现实国际政治环境和国际关系进程中,如何基于准确的历史事实、正确的历史认识、科学的历史观,制定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对外政策,如何处理与别国的关系,如何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又属于国际法、外交学、国际政治学、国际关系学的研究范畴。因此,包括钓鱼岛问题在内的中日历史问题研究,本质上并不只是历史学的单一学科的纯学术研究,而是一项跨学科、多领域、全方位的综合研究,这就需要研究者具有法学、政治学、外交学、历史学、社会学、国际关系学、人类文化学等多个学科的知识构成、研究能力和学术素养。

日本良心学者应多发表见解,这些观点有助于引导日本民众正确认识历史。此外,日本应该主动向德国和奥地利学习,对侵略战争,要进行法律追究,这样一来,日本右翼势力也不会那么猖獗。

  
然而,历史进程就像是江河流水,逝者如斯夫,一去不复返。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也不能重复和再现当年的历史细节和过程。所以当我们回顾战后中日关系史的时候,也不能不遗憾的看到,在40年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过程中,在中日联合声明的条款里,既没有日本对侵略战争的责任表示深刻“谢罪”的内容,也没有日方对中方放弃赔偿要求的真诚感谢,使得因发动侵略战争而必须谢罪和赔偿的国际法意义几近于无。虽然中日两国以“政治解决”的方式完成了邦交正常化的外交目标,但日方没有实际赔偿行为的口头“反省”和双方关于“麻烦”一词的争执,又因为日方以词义解释替代责任意识而使侵华战争责任的法律问题转化成了对历史事实的认识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